几欲引爆全球危机的大宗商品是怎样炼成的? – 国际钢市-行业动态 :: 新闻中心_中钢网

Posted by

继英国外交大臣哈蒙德后,欧盟执委会主席容克也对中国钢铁产能过剩的问题表示了担忧并做出强硬表态。中国钢铁几乎成了全球危机的导火索。虽然国家也很想去产能,但是,钢铁行业面临的困局远非三言两语可以解决的。  欧盟执委会主席容克周三称,欧盟已准备好在必要情况下,对中国钢铁倾销采取进一步行动,目前英国钢铁业正有约过万个岗位面临裁撤风险。  容克在斯特拉斯堡的欧洲议会上表示,“钢铁业存在问题”。他承诺会对该行业提供支持。一些“脱欧”派英国人士指责称,当前的钢铁业困境是由欧盟政策导致的。容克则将钢铁业形容为需要投资和保护的高科技行业。他还称:“我们现在正在调查中国的钢铁生产状况,以确定是否对市场倾销,我们会在必要时采取其他措施。”  上周六,英国外交大臣哈蒙德在北京与中国外交部长王毅会面时曾要求中方加快处理钢铁产能过剩问题。对此外交部发言人陆慷11日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中方愿同包括英国在内的国际社会共同努力,推动解决全球钢铁产能过剩问题。  雪上加霜的是,国际钢铁协会周三表示,因中国经济放缓,今年的全球钢铁需求料将下降,但到2017年需求将会持稳。根据国际钢铁协会,今年全球钢铁表观消费量预计减少0.8%,至14.88亿吨,明年将反弹0.4%,达到14.94亿吨。该协会认为,中国钢铁表观消费量今年将下滑4%,2017年料预计少3%。  几欲引爆全球危机的大宗商品是怎样炼成的?  无疑,中国正面临越来越大的国际压力,要求化解钢铁供应过剩问题。因为随着中国钢铁向国际市场的大量溢出,陷入困境的海外钢铁生产商面临关停的风险。中国钢铁产量占到全球的一半,尽管中国政府宣示要解决产能过剩问题,但那些寄望中国能迅速解决的人,将会感到失望。  中国钢铁生产过剩是多年累积的结果,要想根除也将需要多年时间。目前中国经济增速正处于25年来最慢,而且劳资纠纷也呈现上升趋势,中国政府担心的一大隐患是,若裁掉数百万钢铁工人,将可能带来的社会动荡问题。一位与中国政府领导层有联系的消息人士称:“关停产能无法一夜之间完成。社会稳定是优先考量。”  中国经济增速逐渐放缓,导致钢铁业中出现巨大的过剩产能,众多已背负较高债务的生产商,又因严重亏损而进一步承压,故许多钢企藉由出口寻找对策。2015中国钢铁出口规模增至纪录高位,这是导致国际钢铁价格跌至10年低位的一个主要因素。  印度塔塔钢铁就将撤出英国的决定归咎于包括来自于中国的廉价进口品,这一决定恐让1.5万个就业岗位不保。周一,超过4万名德国钢铁业劳工走上街头,抗议中国倾销,另外也抗议产业整并等让他们担心会失去工作的议题。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也加入批评的行列,她周一称“当中国违反规定在我们市场进行倾销时,将使他们尝到苦果。”  恶性循环  官方数据显示,中国钢铁年产能超过11亿吨,不过分析师估计还存在着1亿吨的非法产能。官方数据显示过剩产能约3-4亿吨/年,2015年出口达到创纪录的1.1亿吨,约是英国年度钢材产量的10倍,这突显出北京当局所面临的问题有多么严重。  中国的过剩产能,很多是源起于2009年用债务助燃的刺激政策。当时中国政府向经济注资4万亿人民币(6250亿美元),以抵御全球金融危机。这波刺激措施在2009年推动钢铁需求骤增高达1亿吨,促使钢厂利用廉价信贷大举扩充产能。中国钢铁工业协会(中钢协)秘书长刘振江说,当年那些钢厂大喜过望——他们不必倒闭了,松了一口气,但也对产能过剩放松了警戒。  几欲引爆全球危机的大宗商品是怎样炼成的?  中国2月时承诺将在五年内关停1-1.5亿吨老旧产能,为化解困局燃起一线希望,但由于中国当局力图尽量减少裁员及对社会的冲击,实际钢铁产量预计仍会维持高位。新的钢厂持续上线投产,中钢协已经警告,今年产能将会进一步增加。中国劳工通讯(China
Labour Bulletin)发言人郭展睿(Geoffrey
Crothall)指出:“中国政府想必对于究竟该如何着手十分不安。我认为最终压力将会极大,他们将不得不动手进行。但你不能期望这在一夜之间发生。”  刘振江指出,既有钢厂在抑制供应方面基本没有作为,许多钢厂陷入了“恶性循环”,一看到钢价有改善迹象,就加大生产。他表示,许多钢企“恶性竞争”,提高产量压低价格,企图逼走对手。  政府的政策措施也并不一定总是有所帮助。政府原打算整合10家最大钢铁企业掌握的60%产能,结果却刺激了一股中型钢企的扩张热潮,因为这些企业急于避免被吞并的命运。  积弊难以根除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周一表示,中国政府希望加快提升改造传统动能,淘汰落后产能,消化钢铁煤炭等过剩产能。但中央政府面临来自许多地方政府的强大阻力。大量“僵尸”企业依靠地方政府的支持得以苟延残喘,地方政府害怕钢企倒闭造成大量失业,因而接下它们日益沉重的债务。郭展睿说:“你要关闭的并不只是钢铁厂,而是他们所在的整个社区。这也就是为什么政府要关停它们会如此困难。”  中国的企业破产机制也带来严重挑战。石横特钢有限公司董事长张武宗表示,破产法对企业管理层基本上起不到保护作用,高管的个人资产也会被冻结。国家发改委产业协调司巡视员夏农表示,中国的“适者生存”机制仍不充分,钢铁产业依然存在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

相关文章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